• 我国首部军民融合专业期刊创刊发行 2019-10-17
  • 第44届G7峰会在加拿大魁北克不欢而散,付出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达成一份共同性少得可怜的联合声明,本以为最起码保住西方自由世界的一些脸面。不料,文件墨迹未干,特朗普 2019-10-17
  • 浙大科研团队15载攻克歼20等飞机装配系列难题 2019-10-07
  • 西部网微博获2017陕西十大V影响力媒体殊荣 2019-10-06
  • 特朗普雇佣资深律师应对涉俄调查 2019-10-06
  • 铜梁区旧县街道:全面提升执行力 推动工作落地见效 2019-09-30
  • 改革开放四十年,产业熔断铸成名酒竞争力模型企业 白酒 2019-09-30
  • 《人民日报》让我爱上了文学(原创首发) 2019-09-25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9-22
  • 【十九大·理论新视野】为什么一直致力于“保障和改善民生”? 2019-09-20
  •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发布汽车后市场配件合车标准 2019-09-20
  • 端午粽“香”让文化情“浓” 2019-09-19
  • 2018第二届大同重机国际摩托车滚雷巡游节开幕 2019-09-18
  • 整改到位才是真明白(现场) 2019-09-18
  • 钱江晚报:高考命题有差错,能否增设“防火墙” 2019-09-13
  • 玄机藏宝图:芝麻胡同剧情介绍

    1-6集

    生肖中特微信 www.thkir.tw 芝麻胡同第1集剧情介绍

      

      故事发生在1947年的老北京城,沁芳居是北京城一家出名的酱菜铺子。沁芳居东家叫严振声,他带着小黑子、冯大福等伙计把酱菜铺经营的红红火火。严振声本不姓严而姓俞,因为从小被过继给了舅舅因此改姓严。

      这天,沁芳居的后院中,小黑子正带着伙计制作酱菜,忽然闯进来了其貌不扬的孔老痴,他一上来就对沁芳居的酱菜横加指责。小黑子很不服气,吆喝伙计正准备把孔老痴赶出去,不料惊动了屋里的严振声。面对着严振声,孔老痴不卑不亢,针砭沁芳居制作酱菜的种种弊端??桌铣找环疤难险裆姆诜?,他看出孔老痴祖传的手艺,来历不凡,当即决定依他所言明天就去丰润进豆子,孔老痴闻言大喜,答应来到沁芳居替严振声效劳。

      严振声和太太林翠卿商量决定去丰润进豆子。个性直爽的林翠卿当即拿出了娘家陪嫁的一杆长枪,可是现在兵荒马乱,虽然有枪在手林翠卿心里仍旧不踏实,于是提议严振声去找俞老爷子,让俞老大出面帮忙押镖,以防万一。严振声拗不过林翠卿,答应去跑一趟。

      严振声找到了正在街头卖艺的俞家父子,恳求他们出面押镖,俞老爷子一张口就是300大洋,还翻起了老黄历。因为当年押镖出了差错,严振声的舅舅硬生生抱走了小儿子严振声,俞老爷子多年来一直耿耿于怀。严振声不以为杵,不仅答应俞老爷子所有条件,他顺便提出俞家父子整天在街头卖艺也不是长久之计,等这趟押镖回来,自己替他们盘下一个铺子,至少不用再风吹雨淋。

      严振声回到家整装待发,不料亲家郭秉聪登门拜访。他对于被月桂斋辞退的孔老痴居然受到了严振声的重用颇有微词。精明的严振声听他的话酸溜溜的,马上明白了言外之意。他一面嘴上说着马上开除孔老痴,一面连连朝着旁边的小黑子递眼色。小黑子心领神会,立刻为难的说昨天自己已经拜孔老痴为师了。随后小黑子趁机又揭郭秉聪的短,当众说郭秉聪做坏了20几坛酱菜,为了推卸责任,这才把孔老痴开除,郭秉聪脸上有些挂不住。

      严振声一行人到关外进豆子,不料返回的路上遇到一伙乱兵拦路抢粮。因为徒弟被匪兵开枪打死,红了眼的俞老大冲上去和劫匪拼命,最后寡不敌众遇害。严振声也想冲上去,却被小黑子死死拉住,让他别忘了临出门时太太的嘱咐。乱兵们拉起粮车远去,混乱中福子抢过枪打倒了两名士兵,可是担心对方人多,他们没敢追上去。严振声扶起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俞老大,俞老大有气无力的叮嘱严振声,一定要给老爷子养老,随后就咽了气。严振声抱着俞老大的尸体大放悲声,他心中充满了懊悔,如果俞老大不是这一趟帮忙走镖,也不会丧命。

      俞老爷子在家中左等右等,仍然没有看到俞老大回来,就直接到沁芳居去找。林翠卿担心老爷子受打击,她吞吞吐吐,不知道如何开口。在俞老爷子的逼迫下,伙计宝翔哽咽着告诉俞老爷子俞老大走镖时遇害的消息。俞老爷子得知噩耗,悲痛之余,几乎昏厥。

      酒坊里,严振声把伙计们聚到一起开屉起黄做新酒,新酒完成后他却倒在了脚上。俞老爷子找过来的时候,严振声就带着伙计们在用脚起黄,看到爹过来,他低着头走过去跪下请罪。气急的俞老爷子狠狠踢了严振声几脚,他哭着说为什么就让老大死了。林翠卿想要给俞老爷子养老,但俞老爷子说他有钱不愁吃喝。俞老爷子第一时间想到了老俞家的香火不能断,他立刻找到严振声,让严振声再娶一房媳妇,给俞家顶门立户,延续香火。

    芝麻胡同第2集剧情介绍

      

      林翠卿一听俞老爷子要求严振声娶二房,马上不高兴了,但俞老爷子却拍着桌子说必须在他院子里另娶一房媳妇传宗接代,否则他就要跟严振声断绝关系。严振声碍于林翠卿的面子不敢吭声,俞老爷子就揉胸口,他们两口子只得答应了。

      回家的路上,严振声问林翠卿该怎么办,但林翠卿却说只要她没死,他就要死了这条心。郭秉聪忽然找过来询问买大豆的事,严振声想到俞老大惨死就没好气要郭秉聪回去,郭秉聪有些纳闷,严秉慧就拉着哥哥走了。

      沁芳居,严振声从禄山和福子那里得知店里的钱已经周转不开了,无奈之下他只得起了卖掉六品花翎的心思。黑子劝老爷花翎可是当年慈溪老佛爷赏赐下来的,是店里的镇店之宝。严振声说现在没办法了,他要福子去联系木子爷来买花翎。

      严振声带着伙计去六国饭店俱乐部谈生意,在走廊里不小心碰了一个自称七爷的混混一下,因为对方出言不逊,严振声气不过就和对方理论,伙计正想上前帮忙,七爷的手下直接拔出刀子架在伙计脖子上。严振声和七爷正在拉扯,牧春花闻声赶到,她巧妙地从中调解,七爷看在她的面子上悻悻而去。

      木子爷过来时看到其中一个军官却点头哈腰,这让严振声有些好奇。木子爷开口说那可是北京的接收大员的吴友仁,他收不动的货都是那位再收。这时候吴友仁缠着牧春花跳舞,她推脱不开只得答应,但跳舞的时候吴友仁却动手动脚??吹秸庖荒坏难险裆阅咀右档募矍疾簧闲?,他喝着酒还价还看着牧春花这边。

      吴友仁追着牧春花去酒窖,严振声看到后就立马起身追了上去。酒窖里,吴友仁想要对牧春花图谋不轨,追过来的严振声激于义愤就拿酒瓶子将吴友仁打得头破血流。黑子过来帮老爷,但严振声却要救牧春花离开,但她却要回去处理这件事。

      医院里,木子爷帮着赔不是,吴友仁就询问打他的人什么来路。原本木子爷不想说,但吴友仁威胁他不说就要揭发他贩卖文物给日本人的事,木子爷只得将严振声的底细抖了出来,并着重说了六品花翎的事。吴友仁冷笑不已。

      宝凤去看望牧春花,得知牧春花被新餐厅开除,她也很是难过。宝凤回到严家,干活时她和宝翔闲聊中提出了牧春花,顺口说牧春花为了治老爷子的病豁出去了,哪怕是给人做妾当小也愿意。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,不料这番话刚好被经过的俞老爷子全部听到了,她立刻上去旁敲侧击的打听。

      俞老爷子风风火火到牧家去找牧春花,他信誓旦旦的保证牧春花会风风光光过门,到了俞家既不做妾也不做小,是俞家正儿八经的儿媳妇。牧春花不假思索就答应下来,考虑到父亲的病情,牧春花决定马上叫车赶到医院问问父亲的病情。

      俞老爷子谎称有个师哥病了去找严振声要十支盘尼西林,严振声以那药是军控品为由给拒绝了,俞老爷子大呼小叫的闹腾。福子主动过来解围说他可以弄到,但有风险要去口外,也就是共产党的地盘。福子说十支药至少要一千块大洋,严振声顿时愁眉不展。

    芝麻胡同第3集剧情介绍

      

      郭秉聪在医院门口遇到了牧春花,热心地问起来老爹的病情。得知牧春花缺钱,郭秉聪打算给钱,牧春花却不肯领情,称自己已经找人帮忙了。半夜大雨瓢泼中,严振声和大福顶风冒雨回到沁芳居,原来他们冒着生命危险,从口外重金买回了十支盘尼西林。因为回城的时候碰上了巡警,他只好将药品藏在了裤裆里这才躲过了检查。

      次日一早,俞老爷子就带着盘尼西林直奔医院找牧春花。牧春花捧着父亲的救命药喜极而泣。在沁芳居门口,严振声因为赊了了2000斤面粉开心不已。趁着他高兴,大福悄悄告诉他有一个王掌柜找他有要事相告。严振声来到一家不起眼的小饭店,双方坐定后,王掌柜拿出来一张严振声儿子宽子的良民证,痛心的告诉严振声宽子当年加入了共产党,在日本人的围剿中壮烈牺牲。望着那张良民证,想到已经阴阳两隔的儿子,严振声悲从中来,伏案痛哭。

      牧老爹出院后,俞老爷子叫来洋车把他们父女俩送回家。俞老爷子准备告辞,牧老爹却突然叫住他称要说说家事。牧老爹伤感的说当时自己在病中,姑娘没有和自己商量就把自己给卖了。俞老爷子一听以为对方要反悔,顿时急眼了。牧春花从中解释自己要嫁的俞老爷的儿子,牧老爹这才放下心来转忧为喜。

      俞老爷子随后来找林翠卿商量严振声的婚事,林翠卿心不在焉地听着,随后故意东拉西扯。俞老爷子明白林翠卿的心思,直接挑明说春花那边已经答应了,现在就等着严振声下聘礼了。林翠卿眼看绕不开了,随口问起对方的身世。俞老爷子告诉林翠卿对方就是宝凤的朋友牧春花。林翠卿心中不情愿,可又不能当面驳了老爷子的面子,于是婉转的说俞老爷子大儿子刚死,现在他小儿子就结婚,这一红一白犯冲。听他这么一说,俞老爷子心头有些犯嘀咕了,也不再坚持立刻办婚事了。

      牧老爹思来想去,还是觉得委屈了牧春花。春花体贴的说自己不委屈,就当自己为自己做了一回主。牧老爹心中酸楚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这边严振声乘着洋车从街头经过,没想到一辆轿车突然拦住去路,随后从车上走下来头缠绷带趾高气扬的吴友仁。严振声看对方来者不善,自知惹不起对方就连连道歉,称自己当时喝醉了。吴友仁话锋一转,提起了女招待的传言,并质问严振声是否打算勾搭牧春花。严振声连连摇头,吴友仁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去。

      郭秉聪到琉璃厂找木子爷当物品,可是木子爷看不上他手里的边角料。郭秉聪垂头丧气打算离开,木子爷突然提起有一个赚大钱的买卖,果然勾起了郭秉聪的兴趣。木子爷旁敲侧击的打听严振声家顶戴花翎的事,许诺只要郭秉聪帮助自己把宝物搞到手,到时候自己可以分他1500大洋。郭秉聪却嫌弃太少,一口回绝。

      在家中,林翠卿为俞老爷子提亲的事愁眉不展,她一听说牧春花曾经当过女招待就坚决反对,担心把这个狐狸精带回家败坏了家风。她看着一旁侍立的宝凤眼珠一转,突然有了主意,直接提出让宝凤给严振声当二房,宝凤满脸的害羞。

      次日工作的闲暇,伙计们聚在一起吃饭。在饭桌上,大家七嘴八舌的谈论起林翠卿打算让宝凤给严振声填房的事,宝凤一脸的羞涩,众人都替宝凤高兴。唯独一旁的小黑子一脸的急躁,甚至把碗摔了桌子上。随后趁着宝凤刷碗的功夫,小黑子磨磨蹭蹭来到她的身边。他嗫嚅着张口询问宝凤对自己的心思。宝凤却直接把他的话堵了回去,脸色认真地说自己一向是把他当成哥哥,人往高处走水,往低处流,小黑子充其量也只是个伙计。眼看宝凤看不上自己,小黑子心灰意懒,正打算出门,迎面却撞上了严振声。

    芝麻胡同第4集剧情介绍

      

      严振声和小黑子故意当着林翠卿的面演起了双簧,小黑子假装乐呵呵的给严振声贺喜,听说家里传的沸沸扬扬,林翠卿准备让宝凤给严振声当二房。严老板佯装生气,斥责小黑子不许胡说,会影响宝凤的名誉。林翠卿愣了一下,随即明白严振声话里有话,明显是对宝凤没意思。等她回过味来,严振声却早就溜之大吉了。

      黑子在酱厂干活时,从孔老痴口里得知林翠卿从酱厂喊走了六个伙计,让帮忙布置新房。黑子一听脸色立刻黑了下来,他以这里缺人手为由让通知其几个伙计赶紧回来。

      严振声带着大福下酒馆,闲聊中大福提起了宝凤的事,看到严振声一脸的苦恼,就劝说他出去躲几天。严振声连连摆手,沁芳居的事情太多根本走不开。小黑子也正在为宝凤的事情烦恼,他来到酒馆找到了严振声,向他倾诉这么多年自己豁出命干活,就是想报答严振声的救命之恩。

      随后,小黑子阴阳怪气的向严振声道贺??吹剿炒滓?,严振声哭笑不得。他笑骂着告诉小黑子,这么多年自己就从来没有把他当成伙计,只是把他当成了兄弟。小黑子喝的醉醺醺的,随后一路摸到了老俞家。他向俞老爷子透露严振声准备背着他娶亲,俞老爷子一听顿时炸了。

      晚餐时,林翠卿不停的给严振声灌酒,看到严振声有了几分醉意,林翠卿趁机劝说宝凤现在在屋里等着他。严振声推三阻四,假装醉酒,林翠卿反而认为他这是假正经。她不由分说,就命两个伙计硬是搀扶着严振声往宝凤屋里去,严振声却死活不肯。

      正闹得不可开交,俞老爷子突然上门了。俞老爷子冲着林翠卿大发脾气,正在气头上的俞老爷子扬言要收拾东西回老俞家,准备择日给儿子成亲。俞老爷子并且当众告诉宝凤,她和严振声没有这个缘分。俞老爷子气呼呼的正想离开,林翠卿站了出来,称严振声和宝凤的婚事是自己做主的,之前没能及时通知俞老爷子是自己的不对,现在希望能够明媒正娶。俞老爷子一言不发,随后冷笑着说,害怕自己儿子被黄鼠狼给叼走了就扬长而去,留下了面面相觑的众人。

      俞老爷子带着严振声到了俞家,他再次提起了严振声的婚事,声称自己也搞一次婚姻民主,让严振声和牧春花先见见面。一听说对方是牧春花,严振声一下子呆住了。此时在严家,秀妈和宝凤闲聊中告诉宝凤,俞老爷子相中的是牧春花,这件事谁都做不了俞老爷子的主,哪怕是林翠卿也不行。宝凤闻言倍感失落。

      郭秉聪因为缺钱,惦记上了妹妹手腕上的金镯子,可是因为金镯子是宽子送给妹妹的,妹妹执意不肯。郭秉聪趁妹妹不注意,就强行夺走。宝凤和祥子听到动静赶来,纷纷指责郭秉聪。郭秉聪很不服气,斥责两人没有资格教训自己。宝凤反唇相讥,直接告诉郭秉聪,他一直惦记的牧春花马上就要嫁给严振声了,郭秉聪目瞪口呆。

    芝麻胡同第5集剧情介绍

      

      沁芳居开耙的日子,严振声一时技痒,决定亲自上场捣酱,他娴熟的动作赢得了周围伙计的一片喝彩声。严振声捣酱正在兴头上,忽然见到俞老爷子带着牧春花来到酱厂,严振声一走神,一个不慎四仰八叉掉进了酱缸里。牧春花哈哈大笑,弄得严振声狼狈不堪。牧春花准备离开,俞老爷子非要牧春花留下个准话,牧春花只得羞涩地说严振声还行。俞老爷子听出了言外之意,顿时喜上眉梢。

      郭秉聪约木子爷下馆子吃饭,末了郭秉聪磨磨蹭蹭告诉木子爷双簧调包的事自己答应了。木子爷向他保证,一千五百大洋马上兑现,安慰说郭秉聪和严振声是亲戚,绝对不会怀疑到他头上。

      俞老爷子把婚事跟严振声一说,没想到他却不乐意,嫌弃牧春花当过女招待名声不好,被俞老爷子一通冷嘲热讽。俞老爷子这才直言相告,严振声花一千大洋在口外买的盘尼西林就是救牧老爹的命??吹窖险裆跃刹凰煽?,俞老爷子气的要叫严振声亲爹。

      郭秉聪带着洪老板来到了沁芳居,告诉严振声自己得知他打算将顶戴花翎卖出去,就帮他寻了一个买主。听说郭秉聪非要上手,小黑子立刻反对。严振声思索片刻,答应了他的要求,并让小黑子跟着去,特意叮嘱对方想摸可以,但小黑子不能撒手,小黑子领命而去。

      小黑子带着郭秉聪和洪老板到店里看顶戴花翎,郭秉聪冲着木子爷发出行动信号,木子爷立刻让雇佣的几个混混冲进店里。他们假装发生冲突,又吵又闹。小黑子一看起了冲突,就顺手把顶戴花翎塞到了郭秉聪怀里前去劝架。郭秉聪瞅准机会,迅速悄悄地替换了顶戴花翎上的东珠,随后还假模假样的称自己准备回去和买主商量。

      木子爷把东珠献给了吴友仁,阴险的吴友仁命令副官去沁芳居购买顶戴花翎,然后给严振声扣上一个坑蒙拐骗的罪名,他要把沁芳居搞臭,要弄得严振声倾家荡产。木子爷提醒副官假的东珠上有瑕疵,那是自己在制作东珠时故意用的疵料,日后找严振声算账也好有说辞。吴友仁笑着夸木子爷够奸滑。

      洪老板带着副官去和严振声交易,副官盛气凌人的非要亲眼看看顶戴花翎,按照木子爷的嘱托,他特意指出东珠上面有黑斑。严振声也闹不清楚东珠上究竟有没有黑斑,只得说这是祖传的东西假不了。双方很快成交,副官带着顶戴花翎离开。严振声心这才踏实下来,有了活钱,时间不等人,他命小黑子立刻拿着钱去进货。

      郭秉聪巴巴地到牧家送礼,还殷勤的给老爹下跪,舔着脸说自己可以给他当儿子。牧春花立马把他拉起来,冷着脸说用不着。郭秉聪让牧春花跟自己出去一趟,他千方百计的劝说牧春花跟自己,许诺她欠下的一千大洋自己可以帮她偿还。牧春花好奇地追问他以前那么落魄,怎么突然间有钱了。郭秉聪随口扯了个谎,敷衍过去,牧春花也没有多想。

      牧春花回到家,发现余老爷子正在门口来回徘徊。俞老爷子犹豫了半天,吞吞吐吐说严振声没有看上牧春花??吹侥链夯ū砬槭?,严振声安慰她强扭的瓜不甜?;氐郊?,牧春花将实情相告,和老爹商量虽然严振声说救人是积德行善的事,但还是坚持必须要把钱还上,否则自己心中不安。

    芝麻胡同第6集剧情介绍

      

      在家中,牧春花和老爹商量自己不想欠严家父子人情,打算嫁给郭秉聪,至于喜欢不喜欢的可以慢慢培养。老爹听出了她言语中落寞之意,不由替女儿惋惜。牧春花把之前俞老爷子命人送来的酱菜又还给了沁芳居,孔老痴正在劝说牧春花收下,这时吴友仁带人来到沁芳居,孔老痴慌忙把牧春花先藏在了房间里。

      吴友仁带人气势汹汹来到沁芳居,他冷着脸拿出顶戴花翎戴在严振声头上,还没等严振声反应过来,吴友仁反手就是一耳光。吴友仁言之凿凿,一口咬定沁芳居的顶戴花翎是冒牌货。严振声反驳祖传的东西不可能有假。

      吴友仁于是把洪老板叫出来对质,洪老板声称前两次自己看的时候没问题,但刚才拿到琉璃厂一看,别人都说是假的。严振声满腹疑惑,希望对方给自己时间,让自己查清楚真假。吴友仁冷冷一笑,蛮横的表示先砸了沁芳居,等他有钱了再算这笔账。

      吴友仁一张口索要三千大洋赔偿,看到严振声不答应,吴友仁命令士兵准备动手。大福上前好言相劝,吴友仁这才答应两天后让张副官过来取钱,从此井水不犯河水。吴友仁离开后严振声心中恼火,大福劝说他做生意的,不能轻易结下仇家。

      小黑子在旁边气愤的诉说在四国饭店严振声和吴友仁结仇的事,大??嗫谄判牡厝八邓嗽诎较?,不得不低头,还是让他尽快考虑凑钱的事。一提到钱严振声就脑袋疼,赌气说柜上根本没钱。这时牧春花走出来主动帮忙凑一千大洋,这也等于是报答严振声了,却遭到严振声严词拒绝。

      牧春花拿着严振声的聘礼钱去找俞老爷子,希望帮严振声渡过难关。俞老爷子为难的表示严振声说过了不用还。碰巧严振声也来到俞家,牧春花告辞离开??闯瞿链夯ㄊ歉鲇星橛幸宓墓媚?,严振声心中感慨,善意地提醒牧春花不该挣的钱就别挣,以后别干女招待。牧春花听出了他言语中的轻视之意,伤心之余,正欲离开。

      俞老爷子这才回过味来,意识到两人可能早就认识,就追问严振声。严振声目光闪烁,欲言又止。高禄山上前悄悄的告俞老爷子女招待跟窑姐没有什么分别,遭到了俞老爷子的怒斥。牧春花听到了羞辱的话,负气离开。严振声回头向俞老爷子打听牧春花还钱是怎么回事。老爷子没好气地说,严振声当初花钱买的盘尼西林就是给牧老爹治病,严振声不禁一愣。

      俞老爷子心里七上八下,就去找林翠卿和小凤打听牧春花的事。林翠卿污蔑说女招待就是靠抛媚眼挣钱,不是什么正经营生。听到这么一说,俞老爷子也不好再继续刨根问题,他话锋一转,问起了严振声的婚事。小凤要回避,林翠卿连忙叫住了她。老爷子和林翠卿三言两语就定下了严振声和小凤的婚事,小凤心头暗自雀跃。

      四国饭店的经理来到酱厂,想要酱厂定制酸黄瓜。严振声一眼就认出了对方,没好气的说自己不和窑子做生意。经理特意为那天的事诚心诚意向严振声道歉,他正准备离去,严振声却又改变了主意叫住他,说愿意和他做这笔生意。

      严振声亲自送经理出门,并帮他叫了黄包车??吹窖险裆炎约旱背膳笥?,经理推心置腹的告诉严振声,牧春花的父亲得了白喉,她是迫不得已才做了女招待,但她是一个洁身自好的好姑娘。严振声回味着整件事的前前后后,越想越不是味,他到柜上支了大洋,准备去牧家走一趟。

      严振声赖在牧春花门口求进门,希望向牧春花道歉,牧春花赌气不肯开门。严振声软磨硬泡了半天,牧春花才放他进来。严振声进入房间里给牧老爹请安,向牧老爹介绍了自己姓名,并向牧老爹行礼问安。牧老爹询问严老板的来由,严老板陪着笑脸说自己是专程来向牧春花道歉的。

      牧老爹一盘问,这才知道自己生病期间,牧春花在当女招待。牧老爹不住叹息,牧春花心中委屈,红着眼眶坚定的说自己没干没脸没皮的事。严振声连连道歉,由衷的表达了自己对牧春花的钦佩之情,牧春花这才心情好转。

    网络微评
    ? ?
    何冰 王鸥  

    导演:刘家成

    编剧:刘雁

    出品公司:新丽电视传媒(北京)有限公司、诚成影业发展有限公司

    电视剧排行

    精彩推荐

    猜你喜欢

  • 我国首部军民融合专业期刊创刊发行 2019-10-17
  • 第44届G7峰会在加拿大魁北克不欢而散,付出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达成一份共同性少得可怜的联合声明,本以为最起码保住西方自由世界的一些脸面。不料,文件墨迹未干,特朗普 2019-10-17
  • 浙大科研团队15载攻克歼20等飞机装配系列难题 2019-10-07
  • 西部网微博获2017陕西十大V影响力媒体殊荣 2019-10-06
  • 特朗普雇佣资深律师应对涉俄调查 2019-10-06
  • 铜梁区旧县街道:全面提升执行力 推动工作落地见效 2019-09-30
  • 改革开放四十年,产业熔断铸成名酒竞争力模型企业 白酒 2019-09-30
  • 《人民日报》让我爱上了文学(原创首发) 2019-09-25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9-22
  • 【十九大·理论新视野】为什么一直致力于“保障和改善民生”? 2019-09-20
  •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发布汽车后市场配件合车标准 2019-09-20
  • 端午粽“香”让文化情“浓” 2019-09-19
  • 2018第二届大同重机国际摩托车滚雷巡游节开幕 2019-09-18
  • 整改到位才是真明白(现场) 2019-09-18
  • 钱江晚报:高考命题有差错,能否增设“防火墙” 2019-09-13
  • 生肖复式组表图 旺旺棋牌代理 推二八杠赢钱技巧 重庆时时彩破译 时时彩平台qq计划群 平刷王北京pk拾赛车计划软件 致富神料三肖码 通比牛牛平台手机版 足彩2串1每场都选平负 pk10赛车龙虎玩法说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