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我国首部军民融合专业期刊创刊发行 2019-10-17
  • 第44届G7峰会在加拿大魁北克不欢而散,付出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达成一份共同性少得可怜的联合声明,本以为最起码保住西方自由世界的一些脸面。不料,文件墨迹未干,特朗普 2019-10-17
  • 浙大科研团队15载攻克歼20等飞机装配系列难题 2019-10-07
  • 西部网微博获2017陕西十大V影响力媒体殊荣 2019-10-06
  • 特朗普雇佣资深律师应对涉俄调查 2019-10-06
  • 铜梁区旧县街道:全面提升执行力 推动工作落地见效 2019-09-30
  • 改革开放四十年,产业熔断铸成名酒竞争力模型企业 白酒 2019-09-30
  • 《人民日报》让我爱上了文学(原创首发) 2019-09-25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9-22
  • 【十九大·理论新视野】为什么一直致力于“保障和改善民生”? 2019-09-20
  •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发布汽车后市场配件合车标准 2019-09-20
  • 端午粽“香”让文化情“浓” 2019-09-19
  • 2018第二届大同重机国际摩托车滚雷巡游节开幕 2019-09-18
  • 整改到位才是真明白(现场) 2019-09-18
  • 钱江晚报:高考命题有差错,能否增设“防火墙” 2019-09-13
  • 121开什么生肖: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剧情介绍

    1-6集

    生肖中特微信 www.thkir.tw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1集剧情介绍

      

      北宋,官宦人家盛家卫娘子有了身孕,女儿盛明兰身边的丫鬟小桃去厨房领应得的炭火却被赶了出来,得知缘由大丫鬟小蝶背着竹篓就去厨房找关娘子说理了。关娘子却是个狗眼看人低的,不仅不给炭火还让人把小蝶赶了出去。路过的周娘子见了说了几句话,却是没想帮小蝶,小蝶见无望就只好去找大娘子王若弗理论,关娘子怕事情闹大受了责骂,只好去灶下拿了二三十斤炭火,小蝶却只取走应得的那份,关娘子却还在背后说三道四,说她们院子的卫娘子仗着肚子大了,蛮横无理。盛家主母王若弗正因女儿盛华兰的婚事和盛老爷盛紘闹脾气,盛紘为盛华兰找的是东京伯爵府袁家次子袁文绍,本是一桩大好婚事,谁想那袁家言而无信,只派了个袁家大郎袁文纯来下聘。盛紘只得好言相劝,眼下船已靠岸,聘礼都卸下了,若是王若弗让袁家打道回府,怕是都要丢了面子。王若弗开始穿戴,盛紘才悄悄让下人通知袁家可以卸聘礼了。

      小蝶拿回来的炭火烟大,熏的人睁不开眼,小蝶忿忿不平又要去找关娘子理论,卫娘子凡事谨小慎微拦着不让去,拿出仅剩的嫁妆,让小蝶再去当了,好歹也要让女儿盛明兰暖和些。盛明兰聪颖貌美,却终究年幼,护着镯子不肯去当,要和盛紘说一说,厨房肯定就把炭火发下来了。卫娘子本就遭受冷眼,若是闹大了还指不定怎么被嚼舌根,便也不让盛明兰去说,还让盛明兰明日便去盛老太太屋里伺候着。小蝶拿着镯子正要出门,盛明兰让她先把手上的炭火换些灰花炭,好歹也能对付一阵子。而后,盛明兰便回屋换了身干净华丽的衣裳,准备迎接大姐盛华兰的聘船。

      袁文纯骑在马上威风凛凛,带着不少聘礼走向了盛家,盛家姑娘个个翘首以盼。众人都说盛华兰嫁了个好人家,皆称为郎才女貌。而盛明兰带着小桃流窜与宴席间,时不时偷偷吃些糕点。王若弗应酬时却被告知,盛家小娘子林噙霜所出的盛家三儿子盛长枫和人玩投壶,快把盛华兰的聘雁输光了。身在盛老太太处听取教诲的盛华兰也听说了此事十分着急,转头看向盛老太太,盛老太太让盛华兰自己做主,今日她虽还是盛家嫡出长女,明日却就是袁家二大娘子,以后这种事还多得很,她必须学着做主,盛华兰面露难色。

      盛长枫正与袁文纯带来的白烨比赛投壶,眼见着就要输了盛华兰的聘雁,盛墨兰急的和生母林噙霜告状,王若弗更是着急,以为盛紘此刻还醉倒在林嗪霜的温柔乡里,便走向了她的院子,不想盛紘也在着急,他希望袁文纯上前阻止,袁文纯却道那雁是盛家的,他可阻止不了。王若弗气势冲冲来到林噙霜院子,二话不说打了林噙霜一巴掌,林噙霜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求王若弗救救盛长枫,王若弗却见盛紘不在此处便离开了。林嗪霜送走王若弗又换了副面孔,让丫鬟吩咐盛长枫快去向盛紘认错,不要留丝毫情面,还要去找盛紘身边的冬荣打听打听,盛长枫这顿板子是少不了了。

      盛华兰思索半晌道,这聘雁输了便输了,两家人总是不能在这扬州城闹起来,不然都要丢脸。盛紘和王若弗看投壶看的着急,盛紘上前鼓励盛长枫,却在他耳边留下一句威胁的话。盛长枫胆子小,竟是直接丢了手里的箭。众人正要哄散而去,一支箭却飞了出去,投在了壶内,而扔出这支箭的正是盛家六姑娘盛明兰。双方不分上下,直至盛明兰扔出了四筹,盛紘十分惊讶。白烨不甘示弱投出了双耳,盛紘以为没了希望,哪知盛明兰投了十筹,保住了盛华兰的聘礼。

      盛紘与王若弗的嫡出儿子,也是盛家大哥盛长柏离开时不慎落下一幅图,白烨看了很喜欢便想借来看看,盛长柏却气他砸了盛家场子。小哥儿连忙以亡母之名发誓以后再不投壶做赌,盛长柏这才借了他图。卫娘子教育盛明兰不该出风头,盛华兰和盛墨兰都与盛明兰不同,她们的母亲一个是盛家主母,娘家有势,一个又是最受宠的林噙霜,而卫娘子不过是家里人拿来换药钱的而已。盛明兰今日只是为了保住平日里对她好的大姐聘礼,却不想挨了卫娘子一顿骂,她虽然不懂,却还是应了。夜刚静下来,王若弗就带着盛如兰气冲冲地去了林噙霜院子里,而林噙霜正当着盛紘的面狠狠打骂盛长枫。盛如兰一进屋就质问盛长枫究竟为何意气用事去丢盛华兰的脸面,林噙霜只得求来了盛长枫的三十板子,才让王若弗消了气。王若弗心里倒是疑惑,林噙霜素来刁钻,这次却肯打她宝贝儿子,她想趁机拿回掌家钥匙对牌都没机会开口。

      次日一早盛墨兰就去了盛老太太那里念诗,盛老太太心疼她没吃早饭就先让她退下了,盛墨兰却是发了好一顿脾气,她本就不愿意去,因为盛老太太并非盛紘亲娘,一向又看不顺眼林噙霜,可林噙霜却知道,盛老太太终究是盛紘的嫡母,是盛家地位最高的老太太。盛紘正在盛老太太跟前伺候着,本想让老太太挑个孩子在身边伺候,但盛老太太却以喜欢清静的由头拒绝了。盛老太太还让盛紘多去看看卫娘子,毕竟是盛明兰替盛家出的头。盛明兰一直在屋外等着,见盛紘出来了就欢喜的迎了上去,求他去看一看卫娘子,盛紘答应她晚些去。盛明兰还把盛老太太给的小酥饼给了盛紘,三步一回头地跑回院子里。卫娘子听说盛紘要来,就嘱咐盛明兰不许提家里短她们炭火吃食的事儿,盛明兰闷闷的应了。

  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2集剧情介绍

      

      小蝶抱着一筐炭出门去换些好炭来,谁想又被关娘子一顿嘲讽,若不是急着去办事,小蝶定要与她吵起来的。盛长柏与白烨结识为友,二人正在船上品茶赏景,不料突然遇袭,打斗过程中,本就不善武的盛长柏落入水中,救人心切的白烨虽武功高超,却还是不慎坠入湖面。

      盛明兰和小桃在屋外玩游戏,见盛紘来了便扑进了他的怀里,盛紘带着盛华兰托他带来的东西,抱着盛明兰悄悄走进内屋,不想卫娘子早已听见了动静收拾妥当。卫娘子在屋里伺候盛紘,盛明兰则和小蝶、小桃一起做些吃食,虽然换来的炭火不多,但盛紘既然来了,她们便也苦不到哪儿去了。盛明兰进屋为盛紘奉茶,言里言外都在提醒盛紘,这里的炭火不够。卫娘子自然听了出来,只说自己怀孕体热,就这些炭火也用不了,又生怕盛明兰再惹出什么事端,连忙请盛紘离开。谁想盛明兰扑腾跪在地上,不顾卫娘子阻拦向盛紘哭诉,炭火、吃食甚至茶叶都是奢侈的,一日三餐不够饱腹,盛紘当即火速离开,说要给她们做主。

      盛紘一肚子气走进王若弗屋内,见了她却也不敢说一个字地先坐下烤火,静了静才质问她为何不给卫娘子炭火,王若弗是个急脾气恨不得立刻与盛紘吵起来,倒是她的丫鬟聪明,称王若弗近日打点盛华兰的婚事,还要伺候盛老太太十分忙碌,家里都是交由林噙霜打点,盛紘来问王若弗,倒不如去问她。林噙霜见了盛紘与王若弗立即挤出几滴眼泪,说这每月分发的东西都记录在册,每月还多发两筐炭火,因卫娘子有了身孕林噙霜还特意贴钱给她买燕窝,十足一个可怜娇娘子。盛紘不解,林噙霜身边丫鬟意有所指地污蔑卫娘子,说她拿东西换了其他。

      直至天黑,众人才打着灯笼把盛长柏捞了上来,却不见白烨。盛紘与王若弗坐在卫娘子院中,等着下人搜寻的结果,卫娘子和小蝶几人一脸不解。没多久,下人们就拿出一些钱财,说是从小蝶床下搜出来的,林噙霜泪眼朦胧,假意可怜卫娘子受人蒙蔽,卫娘子却一改委曲求全的姿态呵斥住了嚼舌根的下人,称她相信小蝶。小蝶出门换炭时给她开角门的那个侍卫却道,他亲眼看见小蝶抱着一筐东西出了门。盛明兰连忙去向盛紘求情,说了事实真相,但盛紘明显不信。王若弗要报官,但盛紘因为袁家众人都住在这院里怕人笑话不肯,二人说着说着又吵上嘴了,王若弗瞥了一眼林噙霜便大骂贱人,林噙霜上来求情却又挨了一巴掌,盛紘虽然生气,但王若弗娘家实力庞大,也只能骂几句泼妇出气。盛紘气急了就要把小蝶打死,卫娘子只得先认了小蝶的罪,拿盛老太太的病和盛华兰的姻缘说事,恳求他不要打打杀杀。王若弗自然是向着女儿的,不肯血腥气冲撞了盛华兰,偏要报官。争执不下之时,门外却传来盛长柏被打一事。

      盛紘报了官,袁文纯见了大人就苦苦央求一定要找到失踪的白烨,因为他是东京宁远侯府的嫡二子顾廷烨,为了行路方便才更名为白烨!大人听到这个名字心里也急了,立刻让人封城,就算把扬州翻过来也要找到顾廷烨!林噙霜因为受了惊吓找了大夫过来,她还让大夫捎带着去瞧一瞧卫娘子,特意嘱咐有什么不妥就和自己说,免得再吓着卫娘子。林噙霜让人再挑两个丫鬟给卫娘子送过去,说什么去了卫娘子那儿就是她的人了,不可朝三暮四,主仆二人一个眼神,却是都懂了对方的意思。

      次日,扬州城开始了大规模搜捕,却未见顾廷烨半根发丝。小蝶被赶出了顾家做一些洗衣的粗活,小桃带着卫娘子给的钱来看她,可小蝶不肯要卫娘子的钱,她比谁都知道卫娘子的苦,便狠下心把小桃关在了门外,小桃抽泣着把钱放在门外离开了。卫娘子院里进进出出,尽是些鸡鸭鱼肉,这下不用操心吃不饱穿不暖了,盛明兰欢喜得很,卫娘子却坐在外面,愁容满面。不久后找到了顾廷烨的尸体,说是泡的久了分辨不清,但有信物在身,在水下挣扎而亡。众人围着散发着腐臭气味的尸体不敢上前,袁文纯壮着胆子掀起一角就被吓得不轻。白家老太爷发丧之日,顾廷烨着一身粗麻布衣现身,拿着自己外祖父白老太爷的亲笔书信称,他把这份家业交到了自己手上。白亭预却依旧坚持称,白老太爷立他为继全是实言,双方争执不下,几位大人只好拿出白老太爷亲笔书信与顾廷烨手持书信辨认,顾廷烨后又继续拿出亡母指责白亭预等人侵占家产的书信,几人早已被族谱除名,众人这才认了顾廷烨主君身份。顾廷烨上前一步,摔瓦,起灵。

      盛老太太和盛紘都外出了,这段时间盛明兰倒是松快,卫娘子让盛明兰过些日子再去盛老太太那里伺候,盛紘本是想让盛墨兰去老太太跟前儿,但看盛老太太这意思怕是不愿意,王若弗又不愿女儿受苦,最后估计还是盛明兰去了。盛明兰不愿离开卫娘子,二人起了争执,卫娘子一下子动了气就要生了。林噙霜得了消息连忙赶过来,盛明兰在外头急的团团转,接生婆又是个怕麻烦的,竟是找了个借口临时跑了。卫娘子喝不上热水又没了力气,盛明兰连忙拿了些糕点去给卫娘子,卫娘子在榻上流下了眼泪,连道不成了……

  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3集剧情介绍

      

      卫娘子脸上已然没了半分血色,撑着最后一口气让让盛明兰去大娘子那里找懂接生的嬷嬷,盛明兰带着小桃撒丫子就跑了,而卫娘子深深地看了一眼盛明兰跑开的背影,含住了手帕,眼中是平日里被娇弱掩盖的坚韧。一位嬷嬷不在府内,另一位赵嬷嬷吃酒醉了,盛明兰只好用水将她泼醒,那群冷眼的下人这才帮着她把赵嬷嬷扶起来。无奈走到一半,赵嬷嬷又撒起了酒疯。盛明兰眼见着没了希望,硬是扒开杂草堆,从那高墙上爬了出去。

      顾廷烨偶然看见盛明兰在满城找人,便把她拉上了马车,解开披风给六神无主的小丫头披上。马车慢行,盛明兰木偶般重复着,再快些。顾廷烨当即一喝,让人把马解了下来,快马带着盛明兰去了益寿堂。药童称郎中在后面睡觉,盛明兰疯了般往后院闯,是顾廷烨说出通判盛家的名头才叫来了郎中。顾廷烨带着郎中快马赶回盛家,盛明兰被留在了益寿堂,蹲地大哭。到了盛家又没人响应,顾廷烨解开麻绳爬进院内,这才把郎中带到了卫娘子院内。林噙霜大惊失色,不管屋内卫娘子哭喊,反而在责怪二人如何能进内院!顾廷烨懒与她解释,把那小厮打了一通,林噙霜才肯罢休。

      顾廷烨安排的人将盛明兰送回了家,却被郎中告知卫娘子腹中的孩儿生生地拖死了卫娘子,她已然没有多少时辰。卫娘子紧紧握着盛明兰的手,让她拿着绣好的护膝送给顾廷烨,又把绣的那副画留给了盛明兰。盛明兰眼泪已流干,阿娘两个字都带着颤儿。卫娘子留给盛明兰最后几个字,凡事,活着最大。盛明兰哭着喊娘,卫娘子听到那声娘却硬是用尽全身力气给了她一巴掌,盛明兰这才哭着磕头,喊了她应有的称呼,卫小娘,也答应去盛老太太处??闪滥镒拥剿?,都还在担心女儿规矩不成,张扬太过。在盛明兰无助的哭喊声中,卫娘子咽了气,盛明兰拖着那副小小的身躯,捧着护膝出了屋,接着竟是直直地倒下了……

      林噙霜给卫娘子那两个女使里有一个是王若弗的人,她此刻气得半死,直骂她蠢货。而卫娘子院内,女使朱楼被打了二十大板后被盛紘送出了盛家,林噙霜见盛紘气急,挤出眼泪来磕头请罪,最后哽咽晕倒,盛紘心软,忙将她抱在怀中。王若弗本就没想好好料理卫娘子的后事,反而是盛华兰劝她要拿出当家主母的气派,厚葬卫氏。卫娘子家里来了人,是盛明兰的小姨,卫家受卫小娘庇护,好歹也能吃上口饭,她就想着要把盛明兰接回去,不然这孩子如何能在这黑暗的大宅子苦苦求生。接着,小姨去见了王若弗,说是想接盛明兰回乡下养病。王若弗不肯说话看向别处,女使替她开了口,劝小姨在府里多住几天便罢,小姨使一出苦肉计,大哭一场,王若弗身边的女使连忙让人去请盛紘来。盛紘断然也是不肯把盛明兰送走的,小姨倒也不是个省油的,隐晦地说这盛家狗眼看人低欺压盛明兰,想说的话说完后却又不再提把盛明兰接走一事了。

      盛老太太从孤山上回了家,在盛紘伺候下饮一碗汤却又不说话,盛紘忙低头请罪。盛老太太的儿子当初那便是被妾室所害,她看得清楚,盛紘的孩子也是被林噙霜所害,所以才厉声呵斥盛紘,她知道盛紘生怕林噙霜这个妾带着庶出儿女再吃他当年吃过的苦,可如今盛家尊卑乱套,一个林小娘,竟是比正室过得还体面。盛老太太明里暗里都要卸了林噙霜的管家事,盛紘却是总不接话。盛老太太话说尽了,不管盛紘经不经敲打,至少这林噙霜近日不可再复荣宠。盛明兰被盛华兰领到王若弗院里去,盛老太太反而让盛紘把她送到自己这儿,盛紘没想到盛老太太会选中盛明兰,他所中意之人其实是盛墨兰。盛老太太却点破,卫家压根没想把盛明兰接回去,只是在明里暗里地警告盛家,切莫怠慢盛明兰,把她接到盛老太太处,再合适不过。盛紘却还是顽固,盛老太太接着道出另一个隐患,盛紘前脚死了妾室后脚就变卖奴仆,不怕朝堂上眼红他高升的到御前参盛紘一本?盛紘闻之,恍然大悟。

      盛紘出了盛老太太屋就去了王若弗院内,王若弗倒是泪眼婆娑,不知道还以为她平日与卫娘子关系多好。盛紘一句说她脾气不大好的话就让王若弗原形毕露,盛紘连忙又说几句好话,接着把管事之权又交给了王若弗。王若弗嘴上责他不想自己的好,脸上的窃喜却是早已挂不住的。次日卫娘子发丧厚葬,盛明兰却正发着高烧不停地喊阿娘,盛老太太看了很是怜爱。自从那夜后,盛紘便冷淡了林噙霜,林噙霜日日来盛紘屋外求见,却终是无法。王若弗女使倒是忠心耿耿让林噙霜受了气,林噙霜回了屋就大发脾气,抱着手足无措的盛墨兰痛哭。盛紘高升去了汴京,盛家都上了船,顾廷烨也一道上京去。盛明兰拿着那副护膝送给了顾廷烨,算是谢他当日救命之恩。顾廷烨看着盛明兰这个小娃行礼,满是当时不曾察觉的缘。

  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4集剧情介绍

      

      盛明兰转头跑进了盛老太太怀里,一同上船,离开故里。江面上夜色格外朦胧,连带着人都更加凄凉,盛明兰一个人坐在一旁失声痛哭,盛老太太看了心疼,连忙抱着小丫头安慰,她让盛明兰记着,只要有她在的一天,盛明兰就不会被人欺负!林噙霜在这夜里弹了一曲凤求凰,只愿盛紘能去她屋里看上一眼,王若弗闻之取笑不已。盛如兰在王若弗身边背诗,说起盛明兰的近况,她整日在屋里坐着不哭不闹,都快病成傻子了。王若弗倒对盛明兰没什么兴趣,因盛紘这半月都在她屋里,她便以为他对林噙霜厌了,还想着到了汴京就把林噙霜卖了,再也见不着。王若弗身边的妈妈倒是看的通透,林噙霜毕竟受宠多年,不可能一下子倒下。

      说着说着琴声停了,王若弗立刻让人带上糕点去了盛紘处。果不其然,林噙霜正在盛紘屋外苦苦相求,盛紘却充耳不闻,王若弗定然先要上去嘲弄一番。林噙霜两眼含泪,嚷嚷着要从这船上跳下去,声称死也要做清白鬼。二人在外面闹着,盛紘总算看不下去了。林噙霜跪与地,将这几个月来对卫娘子的好一笔笔数来,她的死无论如何都算不到她的头上??!王若弗自然是看不过眼要挑刺,奈何林噙霜巧舌如簧,只说那些刁仆眼里没她这个管事儿的,生生把那罪责推脱开了。王若弗气急骂了几句,林噙霜却又使了一出苦肉计声称自己有罪,不该心慈手软到关键时刻才指使不动仆人,手段着实高明,尤其王若弗这个暴脾气对她一番破口大骂,更加加深了盛紘的怜爱之心。林噙霜还向王若弗磕头请求留下自己,一朵白莲着实让王若弗看得来气,却又偏偏没法子说她,最后林噙霜更是晕在了她脚下??醋攀⒓嚤ё帕粥咚肟?,王若弗恨不得直接扒了这妖精的皮。林噙霜这一出戏让盛紘想起自己的幼年,他作为庶出和阿娘在夹缝中生存,所以,只要有盛紘在,就绝不会让林噙霜和他的孩子受苦。

      船靠岸后,众人纷纷下船离开码头,顾廷烨让盛长柏安顿下来就找自己,接着就被幼弟顾廷炜接回了家。小秦氏在码头等着顾廷烨,还说他这次留下书信去了扬州,他爹顾偃开生了好几个月的气,顾廷烨索性先不回去了,准备在汴京找个地方住几天。上朝第一天,陛下就问起江浙地区的蝗灾,盛紘自然要说几句,却有几位大臣止了她他的话,请求陛下过继宗室。陛下刚刚丧子,被这逼宫景象气得险些吐血,不顾大臣请求就要退朝,哪知那位大臣宁愿被打,都要拉着陛下的衣袖请求过继,陛下却依旧沉浸于丧子之痛,无言。盛家刚刚来到汴京安宅,过几日庄学究就要到了汴京,王若弗听说齐国公府的小公爷都要来府上读书,十分为盛长柏开心,顾廷烨先前也说要来,后来去了白鹿洞书院。盛紘却不想让盛明兰读书,说她还小,现在心思也飘忽。盛老太太态度很坚定,让盛明兰一定去读书。

      盛家几个姑娘、少爷都去了学堂,在庄学究的朗朗诗声中,渐渐长成。齐国公府小公爷齐衡酷爱书法,与盛紘侃侃而谈,盛家几个姑娘都在盛老太太身边伺候,盛明兰则躲在一旁和小桃玩耍,齐衡看了不禁偷笑。盛长枫听说顾廷烨在白鹿洞书院中了举,过些日子就要回这儿的书塾了,十分欢喜,盛长柏难免要唠叨他几句,盛长枫连忙以诗会名义离开。齐衡听说余老太师一会儿也要来,就想留下吃饭,却不想身旁小厮点破了他的心思,无非是想留下来多看看盛明兰呗。齐衡刚想辞行,却发现自己的汗巾帕子丢了,只好返回去寻找。

      盛明兰与余嫣然坐在一起吃些点心,余嫣然是余大人的孩子,与盛明兰有相同的遭遇,二人也是好友。齐衡的眼睛一直看着盛明兰,瞧见盛明兰起身就连忙也要跟上去,而盛墨兰在角落也对齐衡暗送秋波。盛明兰和余嫣然也在说着这件事情,余嫣然不明白一向低调的齐衡为何如此大张旗鼓,盛明兰却看的通透,这汗巾帕子毕竟是贴身之物,丢了若不找个名头宣扬出去,以后未必说得清。二人走在路上就听见了盛墨兰身边使女素琴的求救声,原来汗巾帕子就在素琴身上??墒⒚骼伎闯龆四?,怕是那偷帕子的人偷偷把东西塞到了素琴身上。盛明兰看不过去定要为素琴申冤,但这么去说王若弗定然不信,与齐衡说又不太妥当,二人就商量着要和盛长柏去说。谁知刚回头就遇见了齐衡,刚才那番话他已然都听到了,齐衡称定会保住被冤枉的人。

      书塾,散后盛明兰却又被庄学究留下了。盛明兰这一手字实在拿不出手,庄学究便让她写个永字出来,盛明兰以苦练多日不见进益的事实,恳求抄书。庄学究便让她抄一遍盐铁论,三日后上交,盛明兰一听就苦了脸,拿做的一手好菜来请学究多放她一天?;匚萋飞?,盛明兰为了抄书的事头疼,齐衡找了个机会叫住了她,总是想与她多亲近些。盛明兰失去母亲后便孤身一人,学会了敛去锋芒隐藏聪慧,也不敢与齐衡高攀,对他总是刻意疏远,还拒绝了齐衡要帮她抄书的请求。齐衡又拿了些果子给盛明兰,盛明兰与小桃却总是退让,齐衡只好把果子和上好的笔塞在盛明兰怀里,连忙离开。远处的盛如兰瞧见了,对盛明兰的厌恶又加了几分。盛墨兰与盛如兰相遇,总是免不了要拌几句嘴,一个随了王若弗的直爽,一个随了林噙霜的阴柔。迎面盛明兰走了过来,盛如兰从小桃手上夺过书箱,翻出了齐衡刚才送给盛明兰的笔。

  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5集剧情介绍

      

      盛如兰拿出齐衡送的笔,细说这笔有多名贵,盛墨兰听说这笔是齐衡送的自然要嘲讽几句。盛明兰向来不与她们争,就顺水推舟把这笔送给了盛墨兰和盛如兰,二人自当是欢喜,却都不会因此感激盛明兰。盛墨兰与林噙霜做着嫁入齐家的豪门梦,认为区区一介庶女得宠,便可比嫡女尊贵几分,谁人不敢低看。

      盛长柏和盛长枫去接顾廷烨,他此次到盛家书塾带了些箱子,一个书童还有一个家眷。盛长柏听了一脸嫌弃,原来这位女眷是个被哥哥骗光家财的可怜人,顾廷烨将她安放在一处住处了。盛明兰正要去书塾,却因瞌睡在半路趴着小桃睡着了,齐衡见了便拿起本书给她扇风,小桃捂着嘴偷笑出声。顾廷烨见到齐衡便上去打了个招呼,这才把盛明兰吵醒,原来二人是叔侄。盛长柏拉着二人先走了,让盛明兰在瞌睡会儿,盛明兰明白二哥哥是在帮自己避嫌,只是再次见到顾廷烨,勾起了她当年的记忆,卫娘子已身故好久了。

      众人先后到达书塾,齐衡瞧见盛如兰手上那支眼熟的笔便问了,盛如兰倒也坦白,齐衡闻之难掩失落,盛明兰则拼命低着头研磨。盛墨兰定然也要掺和进来,两支笔都被盛明兰送给了她人,齐衡更加难过了。林噙霜闲暇时与盛墨兰说起顾廷烨,她担心盛墨兰把顾廷烨的辈分叫得太高,往后会给二人相处增添许些麻烦,盛墨兰却不以为然,早就听说顾廷烨是个时常出入秦楼楚馆的逍遥浪子,还放话非贵家嫡女不娶。反观齐衡,非但不在乎嫡庶,还梦想自己争取功名,封妻荫子。

      小桃拿着点心来替盛明兰道歉,还让齐衡以后不要再带东西来了,若是传出些什么会有损齐衡清誉。齐衡知道盛明兰在搪塞他,却也只能暗自神伤,更是直接让马夫掉头去酒楼吃酒去。齐衡作为齐国公府的小公爷,又怎能明白盛明兰一个无出身无宠爱的庶女心境。盛明兰得知齐衡的反应,心中虽是不忍,却也不得不如此。顾廷烨被家里叫回去拿些糕点,却撞见了慌慌张张的邛妈妈,这才得知向春楼的人来要账了。顾偃开因此在堂上大发脾气,见顾廷烨来了恨不得立刻教训一通,称他拿着母家给的钱财挥霍。顾廷烨实在冤枉,那四房、五房的几个成天把账赖在他头上,也不见顾偃开如此责骂。顾偃开见顾廷烨狡辩顶撞,气急了便命人狠狠地打他。

      永昌伯爵府吴大娘子到访盛府,带了家中最小的六郎梁晗,王若弗到前厅待客,还不忘让妈妈将下了学的盛如兰好好打扮一番,准备去见见梁晗。林噙霜得知也很兴奋,拉着盛墨兰便开始梳妆打扮,纵然盛墨兰心中只有一人,这些世家公子们还是需要多见见的。谁料半晌都没见王若弗的人来叫,林噙霜心急得很,盛如兰更是不堪寂寞,让人弄了些吃食垫肚子。倒也不是王若弗不叫,只是那吴大娘子和盛家哥儿说着话,不会见姑娘们了。盛墨兰听说后气得直砸东西,妈妈劝她好歹扒着门缝见见,知道那吴大娘子什么模样,日后也好有个机会。

      盛如兰贪得盛明兰一手好厨艺,却还让她帮自己做一副护膝,盛明兰实在无法,那护膝本是王若弗让盛如兰绣的,现如今怎得推给她了?二人正想去厨房吃中饭,便听见盛墨兰的说话声,见她鬼鬼祟祟地去了前厅,盛如兰便拉着万般不情愿的盛明兰跟了上去。盛墨兰从后门进了前厅,躲在屏风后偷偷地看,那屏风跟前,盛紘与王若弗及盛长柏正陪着梁晗和齐衡说话。盛如兰见了齐衡自然也挪不开眼,拉着盛明兰不肯让她走,三人便在屏风后点评起了齐衡与梁晗。说着说着,盛墨兰与盛如兰又掐了起来,不防盛如兰一时没压着声音,让屏风前的人听见了。盛墨兰连忙将二人往前一推,站在原地假装无辜。

  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6集剧情介绍

      

      前厅众人见盛明兰与盛如兰摔了出来大惊失色,盛紘更是气得直骂,盛墨兰则称自己原是要走的?;馗穆沓瞪?,吴大娘子和梁晗都忍不住偷笑,却也是被盛墨兰的把戏骗了去。齐衡在马车上想到那副景象更是忍不住笑出声,虽说他心里气着盛明兰,可一见到她又觉得有趣,不肯挪开目光。身边小厮说了几句话便让齐衡再次愁容满面,刚刚在堂上齐衡可是要去扶盛明兰的,要是被吴大娘子那个能说的添油加醋传扬出去,郡主定然要亲自上盛家的门瞧瞧去,到时候齐衡爱慕盛明兰的事情可就藏不住了,而郡主,又是看不上盛家这个门第的。

      盛明兰与盛如兰跪在厅前挨板子,盛明兰自是哭着认错,盛如兰却偏要为自己辩解几句,盛墨兰听了连忙跪下请罪。盛紘偏心,没治盛墨兰的罪,又狠狠打了盛如兰一顿,王若弗在旁边看得心疼,却又不敢阻止。盛如兰把屏风后的事说给盛紘听,盛墨兰与她再一次争执起来,活脱脱一个翻版的王若弗与林噙霜。盛如兰看向盛明兰,想让她帮自己证明对错,一向小心拘谨的盛明兰不肯多说,只说是盛墨兰走在前头。盛墨兰深得林噙霜真传,一面称自己管教不严,一面还把双手捧了上去,偏偏盛紘吃这一套,不仅没打她还夸她懂事。盛如兰气急冲上去就要和盛墨兰扭打在一起,盛紘自然要护着盛墨兰,王若弗连忙起身护着女儿,偏是盛明兰没人疼。盛紘怒气之下让盛明兰与盛如兰去跪祠堂,就连王若弗也不敢说什么。

      顾廷烨把扬州奶妈常嬷嬷接到了汴京,让她做领头女使,顾偃开明显不愿,觉得她来了只会助长顾廷烨的歪风邪气。顾廷烨反驳道,难不成因为自己母亲的身份,就连一个嬷嬷都比别人低贱?顾偃开被顶撞气得拍桌,直接让小厮把厢房封上,谁都不能住。顾偃开与大秦氏的嫡长子顾廷煜见了便上来添了把柴,这顾廷煜虽常年养病,心机倒是深沉得很。顾偃开得知顾廷烨养了个外室,直骂下三滥,让他把那外室逐出汴京。顾廷烨不肯,又硬生生挨了好几大板子。顾廷烨与顾廷煜多年不对付,也自然知道这是他故意为之,却偏不肯服软。顾廷煜又是个会演戏的,顾偃开火气更大了,要不是看在顾廷烨即将赴考,怕是真真要打死他。纵然被打了板子,顾廷烨也把顾廷煜气得吐了血,虽然不受待见,却也不能任人宰割。

      盛明兰与盛如兰跪在祠堂跟前,好一个冤。盛如兰直骂盛明兰是软骨头,说她当初替盛华兰夺聘雁多么威风,如今却成了个软柿子。盛如兰打小受王若弗庇护,过惯了舒坦日子,才养成了这幅直爽的性格。盛明兰最初也是个聪慧不甘平庸的,可自从成了爹不疼没娘爱的孩子后她便懂得,形势比人强。王若弗睡着都不得安生,还记挂着被罚跪三天的盛如兰,索性起床梳洗去看看她。祠堂里,盛明兰早已趴在垫子上睡着了,盛如兰更是睡得明目张胆。盛明兰惊醒看到王若弗连忙直起身子,王若弗看了看盛如兰跪紫的膝盖心疼要死?;卦憾飞?,王若弗与正要去书塾的盛墨兰相遇,盛墨兰偏是要冷言嘲讽几句,直接挨了王若弗一耳光,可她脸色竟是丝毫不变地去了书塾。而盛紘下朝回府,却是去了林噙霜处。林噙霜虽说心里窃喜,嘴上定然要为盛明兰和盛如兰说几句话的,可她越这么说,越是让盛紘觉得她懂事。盛紘认为盛如兰做错事还攀咬盛墨兰实在该罚,倒是有些委屈了一向老实的盛明兰。王若弗让人去请盛紘,盛紘却是直接把传话之人晾在那儿了,王若弗气得直后悔,称当初是不该嫁到这里来的。

      众人都到了书塾,齐衡没见着盛明兰自然是张望着等的。盛老太太自是心疼盛明兰,让人送两个垫子过去,王若弗也顺带着给盛明兰配了副药酒,在盛老太太这儿赚了个好名声。盛紘到王若弗屋头已是中午,见王若弗殷勤地给他盛饭,便知道是来替盛如兰求情的。盛紘认定盛如兰被宠的无法无天攀咬他人,王若弗定然是不甘心,拿他给盛华兰找的那门好亲事说话,更是直接扑倒在盛紘怀里了。盛紘是个吃软不吃硬的,见王若弗如此委屈连忙劝慰,无奈就是不肯把盛如兰放出来,骂骂咧咧地起身走了。王若弗学林噙霜不成,只得作罢,去找盛老太太。王若弗苦苦求着盛老太太劝劝盛紘,毕竟盛明兰身子骨弱,可盛老太太自知不是盛紘亲生母亲,他才是一家之主。王若弗见提盛明兰无用,只得又提起盛华兰在袁家受苦,谁知盛老太太早已盘算好了,她闺中结识的庄老太太擅长妇人内症,到时就称病让盛华兰回来探望,趁机让她调理调理。盛老太太还准备使一出围魏救赵,让宫里的孔嬷嬷来教两个孩子规矩,倒是盛紘便也说不出什么了。盛如兰和盛明兰被放出来得知还要去学规矩,顿时都苦了脸。

      顾廷烨去向庄学究告假,去码头上接常嬷嬷,他已请假五六次了,庄学究自然要说上几句话才肯放人的。今日,盛家三个姑娘都没来书塾,齐衡整日都心不在焉,从盛长枫那里才得知,家里来了个孔嬷嬷教姑娘们规矩呢。

    网络微评
    ? ?
  • 我国首部军民融合专业期刊创刊发行 2019-10-17
  • 第44届G7峰会在加拿大魁北克不欢而散,付出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达成一份共同性少得可怜的联合声明,本以为最起码保住西方自由世界的一些脸面。不料,文件墨迹未干,特朗普 2019-10-17
  • 浙大科研团队15载攻克歼20等飞机装配系列难题 2019-10-07
  • 西部网微博获2017陕西十大V影响力媒体殊荣 2019-10-06
  • 特朗普雇佣资深律师应对涉俄调查 2019-10-06
  • 铜梁区旧县街道:全面提升执行力 推动工作落地见效 2019-09-30
  • 改革开放四十年,产业熔断铸成名酒竞争力模型企业 白酒 2019-09-30
  • 《人民日报》让我爱上了文学(原创首发) 2019-09-25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9-22
  • 【十九大·理论新视野】为什么一直致力于“保障和改善民生”? 2019-09-20
  •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发布汽车后市场配件合车标准 2019-09-20
  • 端午粽“香”让文化情“浓” 2019-09-19
  • 2018第二届大同重机国际摩托车滚雷巡游节开幕 2019-09-18
  • 整改到位才是真明白(现场) 2019-09-18
  • 钱江晚报:高考命题有差错,能否增设“防火墙” 2019-09-13
  • pk10怎么看走势图选号 pc加拿大28诀窍 福彩3d技巧杀号口诀 彩票稳赚计划网站 稳赚包平特1肖高手公式 pk10计划网页 双色球胆拖稳赚不赔 重庆时时彩2.1版本安卓 玩龙虎赢了两千 3d单选全复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