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中粮地产发行股份购买大悦城股份及募资事宜获国资委批复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8-17
  • 大力开掘传世古文字资料的时代价值 2019-08-17
  • 梦参老和尚:相信众生都可度 只是我的德不够 2019-08-16
  • 对毒跑道不能一铲了之 2019-08-15
  • 山西汾酒围城之困:产品线过多走防御路线 安于一隅 2019-08-14
  • 什么是幸福 ——“幸福死了”与“健康长寿” 2019-08-09
  • 督导组进驻河北6市!扫黑除恶可电话举报 2019-08-08
  • 通俄门调查:美联邦调查局官员称愿赴国会作证 2019-08-08
  • 支持创新企业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 证监会发布四项相关文件 2019-08-07
  • 中共中央组织部“12380”举报网站 2019-08-07
  • 六一儿童节 盘点小朋友爱玩的“爆款”游戏 2019-08-04
  • 工业+健康,富士康举办万象智联健康论坛 2019-08-01
  • 实用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07-24
  • 新华网评:凝聚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强大合力 2019-07-24
  • 鄱阳湖上的江豚“保镖” 2019-07-22
  • 欲钱买长生不老的生肖:大宋少年志剧情介绍

    1-6集

    生肖中特微信 www.thkir.tw 大宋少年志第1集剧情介绍

      

      大宋庆历年间,大宋与夏、辽对峙,争斗不休。庆历初年,夏辽侵犯,大宋边军临危受命,守护国土。大战转折役便是祈川寨之战,两军对抗,大宋边军于祈川寨落入陷阱,遭遇夏军伏击。关键时刻,边军战士元伯鳍死战不退,鼓舞士气,期望用鲜血守护国土与山河,然而个人勇猛难挡战局大势,祈川寨一战宋军几乎全军覆没。此战过后,大宋与夏辽签订盟约议和,争斗虽休,但因为这场战役产生的猜疑与怀疑都在黑暗中滋长。两年后,压抑的力量终于爆发。

      两年后的开封城,殿前司麾下宣武军都头梁竹奉命捉拿元伯鳍,他提起了樊宰执两年前擅自修改议和文书的罪行,元伯鳍也是樊家门下,他与此事脱不了干系。元伯鳍剑法精湛,梁竹想让元伯鳍当场使出剑法,元伯鳍不愿当众使出剑法,认为自己的剑法与此事无关。梁竹再度提起了两年前祈川寨惨败一事,认为元伯鳍之所以能从战乱中平安归来定是夏人有意放之。见元伯鳍一身傲气,梁竹命人看紧了元伯鳍,将他囚于元府内。同时,梁竹到太学院找上了元伯鳍的弟弟元仲辛。元仲辛生性顽劣,他本想否认自己的身份,可一旁温和的太学学子王宽却一言拆穿了元伯鳍的话,将元仲辛的身份告诉梁竹。

      梁竹带走了元仲辛,王宽一路跟着元仲辛来到了元伯鳍的府邸,却被拦在了府邸外。元仲辛入府,他看到了遍体鳞伤的元伯鳍,不禁心底震惊,可还是维持着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。梁竹当众称元伯鳍有叛宋之嫌,想让元仲辛说出元伯鳍当年之所以平安归来的真正原因,可元仲辛却故意称他与元伯鳍感情不和,如果梁竹想抓元伯鳍,他可替梁竹做伪证。梁竹没料到元仲辛竟是一个纨绔子弟,他从元仲辛身上得不到自己想要的话,故将元仲辛赶出了元府。

      元仲辛与王宽回到太学院,可张学官却将元仲辛逐出太学院,生怕元仲辛会给太学院惹出祸端。王宽为人正直,认为张学官处事不公,他替元仲辛抱不平,可张学官却心意已决,不愿意留下元仲辛。元仲辛拿着包袱离开太学院,他准备救元伯鳍,王宽善良仗义,他决定助元仲辛一臂之力。除此外,二人在街上意外遇到了一侠义女子,女子留下一张请帖,邀元仲辛夜晚前往欢门赴宴,她可以帮元仲辛救人。

      白天,元仲辛与王宽来到女子所说的地点,却发觉小楼里破败不堪,可夜晚到来之时却意外发觉小楼焕然一新,与白天完全不一样。请帖上只有元仲辛的名字,王宽被拦在了欢楼外。元仲辛独自赴宴,王宽则从后院翻墙而入,他在后院遇到了一貌美女子小景,小景正愁苦于自己今晚献舞之事,王宽加以引导,小景得到了王宽的开导后为王宽指明了宴会的方向。

      王宽来到宴席上,宴席除了元仲辛之外,还有开封府四大纨绔之首韦衙内。韦衙内非但认识王宽,更是十分意外道貌岸然的王宽也会出现在青楼之中,王宽一本正经地入席宴会,称此番是为了元仲辛而来。之后,小景作为舞者出来献舞。一舞过后,小景前来邀请元仲辛上楼,可韦衙内却执意要一起上楼,小景无奈同意,王宽也决定与二人一同上楼。

      元府,梁竹逼迫元伯鳍拿剑,可元伯鳍却执意不肯拿剑。梁祝提起梁寻,元伯鳍眸光微顿,他记得梁寻,也十分意外梁寻竟是梁竹的亲弟弟。九千多人都死在战乱中,梁竹不相信元伯鳍凭着一己之力可以逃出边疆,为了给梁寻报仇,梁竹誓要亲手杀了元伯鳍。

    大宋少年志第2集剧情介绍

      

      小景带着元仲辛上楼后便离开房间,一貌美无双的女子推开了房间门,向元仲辛提起了元伯鳍所受的冤枉,她此次是为找元仲辛而来,却意外发觉元宽跟韦衙内也在房间里,韦衙内一见女子便色心大起,可女子却趁三人不备时将三人锁在房间中,用迷药迷晕了三人。

      元仲辛三人在荒庙中醒来,元仲辛想趁机逃跑,可荒庙前后都有人把守,韦衙内还在心心念念着青楼中的女子。直至青楼女子现身之时,韦衙内这才发觉女子跟门口看守他们的匪徒是一伙的。女子将他们的身份告诉三人,他们这批人都是大辽的暗卫兵,当年元伯鳍宁死不屈,以一敌百的威名震慑边关,大辽重才,故想帮元仲辛救出元伯鳍,让他们一行人投靠大辽,封以爵位。韦衙内不愿卖国求荣,元仲辛匆忙将韦衙内拉回荒庙中,将自己准备假投降的计划告诉二人。辽人只给他们一炷香的时间,若他们不先假意投降,必会死在辽人手中,他们可先答应辽人的条件,待辽人将他们送回开封府时再另想办法逃跑。

      一炷香时间到,元仲辛要求辽人先救出元伯鳍,辽人称救元伯鳍的方法她已带来,韦衙内身份非凡,以他带头便能喝退元府中的禁军,救出元伯鳍。辽人生性多疑,女子生怕元仲辛是假意投降,她要求元仲辛先杀了王宽表明心志,元仲辛拿过女子手中的刀,按她所说的杀了王宽,取得了女子的信任,再趁机将女子挟制住。女子十分震惊于元仲辛的心狠手辣,王仲辛却揭开了事情真相。原来,元仲辛根本就没有伤到王宽,王宽身上的血是元仲辛刺入自己的手掌所流下的血,元仲辛从女子口中得知女子名叫赵简,他本想挟持赵简,可王宽却忽然拿掉了元仲辛手中的刀,揭开了赵简的身份,赵简并未是辽人,而是忠心耿耿的赵家之后,也是他未过门的妻子,二人从小便订下了娃娃亲,只是后来王宽的父亲悔约,可王宽心底里却认定了赵简,从未变过。

      元仲辛与赵简心平气和谈话,想知道赵简为何要假扮辽人。赵简坦言称今日会有大辽暗探前来寻元仲辛,她是为了帮元仲辛而来,之所以假扮辽人也是为了试探元仲辛的心性,她希望元仲辛能帮助他们擒获大辽暗探。事成之后,他们自会放了元伯鳍。元仲辛眼底闪过一丝精光,他明确告诉赵简,要他帮忙除了要放了元伯鳍之外,还要给他五万贯钱。五万贯钱并不是小数目,赵简虽气极,可也不得不答应元仲辛。

      大辽暗线韩先生已经来到了开封府,他从手下口中得知了元仲辛的下落,决定前往欢门找元仲辛。元仲辛一行人已回欢门,赵简让韦衙内与王宽自去留,而元仲辛则需要跟她离开,她会在这段日子里跟元仲辛扮演一对情投意合的情侣,与元仲辛同行同宿。元仲辛生怕王宽会介意,可王宽为了大宋,只好不拘泥于此小节。赵简与元仲辛扮成一对恩爱情侣离开了欢门,二人的一切行为落入韩先生眼中,韩先生暗中跟上了二人。

      欢门,元宽留在青楼内,他深知赵简必不会轻易放他跟韦衙内离开,故他干脆留在青楼内,等着小景前来找他。另一边,韦衙内刚一出青楼就被一青年壮汉所抓住,韦府的家丁都不敌青年壮汉。

    大宋少年志第3集剧情介绍

      

      小景为王宽蒙上眼睛,驾着马车带着王宽离开欢门。元仲辛与赵简来到一间客栈,决定暂住于客桡中。二人只要了一间房间,一进房间,赵简便与元仲辛摊牌,立即让元仲辛松开她的手。元仲辛得知了客栈里的人都是禁军所扮,他向赵简保证,大辽暗探决不会踏进客栈半步。

      青年壮汉薛映抓了韦衙内,韦衙内百般问话,可薛映却沉默不语,只拿着刀不肯让韦衙内离开房间半步。韦衙内手指尖被刀划破,他愤怒不已地扔出手中的东西,砸向薛映,可薛映依旧纹丝不动,非但没有任何躲闪的意思,更是不肯让韦衙内离开。随后,小景温柔地带着王宽来到了房间,她十分意外薛映额头流血,二人的任务已完成,故二人将王宽与韦衙内留在了房间内便离开。

      韩先生没有进客栈,元仲辛坦言告诉赵简,这间客栈的伏兵太多,过于明显,韩先生根本不会上当。赵简手中拿着弩器,想要知道元仲辛的打算,元仲辛认为如今应当减少客栈伏兵,多外出走动,减轻韩先生的戒备,可赵简却自信认为辽人定看不出他们的精密部署。

      房间内剩下王宽与韦衙内二人,一老者从书架后边走出,老者要求二人回答他的问题,只要二人能答出这是哪里,他便放了二人。二人都是被蒙着眼睛进来的,韦衙内根本就不知道这是哪里,可王宽却聪明异常,他一路都记下了所有的转折点,一言道出这里是大内。韦衙内与老者陆观年都十分佩服王宽的缜密心思,陆观年坦言告诉王宽,他暂领职秘阁,现枢密院联合六省之院创秘密学院秘阁,自成立起,秘阁便甄选天下少年才志为大宋效力。如今大宋繁华幕后,北辽虎视眈眈,夏虎雄势崛起,秘阁所取人才,将于无人所知处扫魑魅,平天下,为大宋带来安定。王宽听到陆观年的话后,决定舍弃仕途之路,甘愿从太学院内除名,少年壮志地加入秘阁,而韦衙内听到秘阁是男女同院,故也欣喜地决定留在秘阁。

      元仲辛与赵简留在客栈内休息,赵简身藏无数箭弩,深深提防着元仲辛。为防止元仲辛对自己胡来,赵简出言警告元仲辛,要求元仲辛入夜之后不许靠近她,且在房间内不得脱衣。次日,元仲辛与赵简上街引出韩先生,元仲辛寻机摆脱了赵简,他略施小计用一张大字帖引出了韩先生。二人一路闲谈,元仲辛一路向韩先生介绍着开封城的美食小吃,韩先生对于开封的风土人情大感兴趣。二人来到一隐蔽处,元仲辛把赵简的计划告诉韩先生,韩先生愿帮元仲辛救出元伯鳍,只要元仲辛肯劝元伯鳍归顺大辽。元仲辛没有答应韩先生,反提起了守在他身旁的赵简,称赵简身份非凡,必知道大宋许多军情,明日可他将赵简带来此处,让韩先生设计活捉。事情之后,韩先生只需要付他一万贯钱,韩先生本有犹豫之色,可元仲辛的三寸金莲还是让韩先生点头答应了他,与他达成合作。之后,元仲辛暗中找到一位老者,他请老者出手帮忙此事,称事成之后他可得到六万贯钱,愿与老者五五分。老者答应元仲辛帮忙,却要独揽六万贯钱。

      赵简回到秘阁,她将元仲辛逃跑的事情告诉陆观年,陆观年心中了然,他认为元仲辛几性子桀骜,必不会在这时逃跑,他倒想看看元仲辛究竟想做什么。之后,元仲辛回到客栈,他告诉赵简,他白天本想逃出城,却发现有人暗中跟踪他,他只好重新回来。赵简谨记陆观年的话,她没有全信元仲辛,只顺着元仲辛的意思往下谈,决定于次日陪着元仲辛再次上街,看清元仲辛的意图。次日,元仲辛带着赵简来到昨日与韩先生约好的地方,帮着韩先生迷晕赵简,换取了一万贯钱跟一张地契。赵简醒来,她斥责元仲辛卖宋求荣,元仲辛怒气冲冲想要杀了赵简,却被韩先生拦住。

      王宽与韦衙内被带到州北瓦子,小景与薛映亦在现场,小景告诉王宽,赵简与元仲辛为诱敌而消失在这里,陆观年已经将此事交给他们第七斋来处理。秘阁成立学院分为十斋,他们四人与赵简便是第七斋的成员,如今赵简失踪,他们需要靠自己找出赵简跟元仲辛的下落。

      韩先生手下来报,他们的瓦子被禁军查封,韩先生怀疑起了元仲辛,且赵简也要求韩先生杀了元仲辛,只要元仲辛一死,她便与韩先生达成合作,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告诉韩先生。元仲辛无谓耸肩,他提起了自己跟赵简的情义,认为自己也可以杀了韩先生,与赵简重归于好。这时,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,韩先生的手下去开门,震惊发觉门外竟站着一位傀儡。

    大宋少年志第4集剧情介绍

      

      王宽一行人发觉州北瓦子的卖艺人极有可能是大辽人,他们决定一查府衙存档,查出卖艺人的来路。韦衙内身份非凡,轻而易举便要来了府衙存档,王宽查过存档后,震惊发觉卖艺人并非是辽人,开封城极有可能存在着第三股势力。

      韩先生将傀儡移进屋里,发觉傀儡并无人操控,却奇迹般地出现在了街上。此事蹊跷异常,正在韩先生想要转移地点之时,大门再度响起了一阵敲门声,操控傀儡的卖艺人前来向韩先生乞讨。韩先生与手下都被卖艺人引开,元仲辛趁机带着赵简离开,二人在一股势力的帮助下绑了韩先生。韩先生被绑,赵简也趁机挟持了元仲辛,她问起了元仲辛的意图,元仲辛称他乃是禁军麾下,这次是想借用赵简引出大辽暗探,他可带领赵敏前去见他的上级将军。赵敏在元仲辛的带领下见到了操探傀儡的老人,她问起了禁军的来路,这才得知自己被元仲辛骗了,可还未等她反应过来,元仲辛便打晕了赵敏。

      王宽顺着府衙文书找到了卖艺人的住所,元仲辛出来见王宽,称大辽暗探跟赵简都被他所抓。他要求秘阁交出五万贯铜钱,放了元伯鳍,他便交出大辽暗探跟赵简。薛映将刀架在了元仲辛的脖子上,要求元仲辛立即放了赵简。元仲辛根本不受薛映威胁,小景为了救赵简,决定先回秘阁请示陆观年。陆观年听到了元仲辛的所作所为,他决定筹集五万贯铜钱,如了元仲辛的意。小景按照陆元年的吩咐,先送来了一万贯铜钱,一万贯铜钱没有折成金银玉哭,足足有两百辆马车。元仲辛命人押着马车跟他一起走,他走到集市上忽然挣开了手上的绳索,发出了身上的信号弹,引来了无数抢铜钱的百姓,自己则趁乱逃走,薛映看到元仲辛逃走的身影,急忙上前追去。薛映武艺非凡,元仲辛出身于武学之家,他的武功底子也不差,非但武艺没有输给了薛映,就连逃跑的能力也胜于薛映一筹。

      元仲辛前来找韩先生,他准备将韩先生交给禁军,可韩先生的功夫却远在元仲辛身上,他早就能逃,却没想过要逃,这次来开封他就是等着被元仲辛抓。韩先生不想杀元仲辛,只想知道门口那些??艿娜耸鞘裁瓷矸?,元仲辛坦言称老贼那帮人混迹多年,各种买卖都有涉及其中。如今元仲辛交不出五万贯钱,必是与老贼那帮人闹翻,韩先生想知道元仲辛日后有何打算,他愿意自绑送上门来给元仲辛,让元仲辛把他交给朝廷。元仲辛写了字条给王宽,将韩先生的下落告诉王宽。王宽一行人找到了韩先生,这才得知韩先生并非是暗卫处的,而是北院官职,大惕隐司的韩断章,韩断章直言提出他的意图,他想见大宋皇帝。

      元仲辛绑着赵简准备带她出城,他决定用赵简换元伯鳍。赵简打从一开始就猜到了元仲辛的意图,元仲辛深怕朝廷会用他威胁元伯鳍,故他根本不想加秘阁,而他之所以抓辽人换钱是想让朝廷觉得他品行不端,然后他再用赵简去换元伯鳍,继而带着元伯鳍一起离开开封,隐居山林。元仲辛十分震惊于赵简的聪明强势,赵简早已让马车改了行踪,他们这时正在往秘阁的方向出方,元仲辛除了加入秘阁,别无选择。

      赵简准备带元仲辛回秘阁,元仲辛却提起了香铺的密文,引赵简一行人前往香铺,可赵简却早已经猜到了元仲辛的意图,元仲辛是想找出香铺的后门,逃离这里。元仲辛坦言告诉赵简,他不愿意进秘阁,如果他们继续相逼,他只能一死了之。王宽身为元仲辛好友多年,他一举拆穿元仲辛的谎言,可元仲辛却当着几人的面跳下水井。

    大宋少年志第5集剧情介绍

      

      元仲辛跳入水井,王宽带着赵简一行人来到河边,称水井与河底流通,元仲辛熟悉水性,必是从河底逃走。赵简经过这几日的相处,已经摸清了元仲辛的习性,她前来找老贼,让老贼出动全城的泼皮,守住城门,防止元仲辛趁乱逃出开封。原来,老贼已被秘阁收编,暗中帮助着秘阁做事。除了五万贯钱之外,元仲辛最在意的人便是元伯鳍,赵简决定从元府入手,找出元仲辛。

      梁竹再三凌辱着元伯鳍,逼迫元伯鳍拔剑,他将剑架在了元伯鳍的脖子上,可元伯鳍依旧纹丝不动,没有任何拔剑的念头。梁竹痛恨元伯鳍,恨不得死在沙场上的人是元伯鳍,元伯鳍也同样恨自己,认为死在沙场的人应该是自己。这时,梁竹被元仲辛设计支开,元仲辛从元府中救出重伤的元伯鳍,想带着他逃出开封。元仲辛早有准备,他将元伯鳍藏于马车上,自己乔装打扮成菜夫,却被梁竹发现端倪,赵简一行人也早守在街上等着元仲辛。赵简一行人拦下了元仲辛,元伯鳍从马车上现身,梁竹也带着禁军赶到。秘阁隶属枢密院,赵简想护下元仲辛与元伯鳍,可梁竹却上前与薛映交起手来,执意不肯放过元伯鳍与元仲辛。殊不知,元仲辛已经匆忙趁乱带着元伯鳍逃走。

      梁竹发现元伯鳍逃走,他前去抓元仲辛与元伯鳍。赵简不打算拦着梁竹,决定等梁竹抓住元家兄弟后,再让陆观年出面将元家兄弟要回来。元伯鳍负伤,他不愿意连累元仲辛,故想让元仲辛单独出城,元仲辛不肯丢下元伯鳍,二兄弟争执之际,梁竹追来。元伯鳍深知梁竹的势力深大,他跪地恳求梁竹放过元仲辛,可梁竹却要求元伯鳍向他磕头。元仲辛无法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兄长受辱,他上前与梁竹交起手来,可根本不敌梁竹,还重伤跪地。元伯鳍指导着元仲辛吐出体内淤血,韦衙内与小景想出面护下元仲辛跟元伯鳍,可梁竹根本不买二人的账。梁竹命人打折元仲辛的腿,元伯鳍为护住自己的弟弟主动出手,与梁竹交起手来。高手过招,平分秋色,元伯鳍能力丝毫不逊色于梁竹,甚至更胜梁竹一筹,直接将梁竹打晕在地。

      元伯鳍没有出城的念头,可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元仲辛,他决定亲自送元仲辛出城。元仲辛不解元伯鳍为何不出城,元伯鳍只提起了两年前的祈川寨之战,却没有详细说明不肯出城的原因,他希望元仲辛离开开封后,能越走越远。城门口,元仲辛还没有离开,韦太尉便率领禁军来到,准备以袭击禁军之罪拿下元家兄弟,关键时刻,陆观年带来枢密院的兵符,以樊大人的名义保下了元家兄弟。如今樊大人自请边关巡防,元伯鳍决定离开开封,追随樊大人,愿为樊大人鞍前马后,他也同样希望元仲辛能够多加保重。

      陆观年与元仲辛谈话,称元仲辛是十分适合进秘阁之人,如果秘阁错失了元仲辛,将会遗患无穷,他希望元仲辛能够留在秘阁,他愿给元仲辛一年的时间,一年后元仲辛去留自由,秘阁绝不勉强。元仲辛松口答应进秘阁,他一路跟着陆观年,陆观年将进秘阁的第一个任务交给了元仲辛。入秘阁者须于无路处生机,元仲辛必须自己找到秘阁的入口。元仲辛正在寻找秘阁入口之时,赵简忽然出现,她警告元仲辛,所谓秘阁皆是山野精怪,元仲辛既然进了秘阁便别想着再逃离出去。之后,赵简离开,元仲辛从风向寻找到了秘阁的入口,秘阁大门为他敞开。踏进秘阁,元仲辛遇到了赵简,赵简为元仲辛带路,她警告元仲辛,元仲辛想去哪一斋都可以,就是不能与她同在第七斋,元仲辛也不愿意跟赵简朝夕相处,他一口答应了赵简的要求,他绝不跟赵简同在第七斋。

      元仲辛见到了陆观年,陆观年听到元仲辛是从暗门进来的,心底颇为意外。秘阁入口颇多,能直接找到暗门的极为少见,多半是从其他线索找到秘阁,王宽是从文字谜上找到秘阁,而韦衙内则想粗暴通过砸墙的手段进入秘阁,幸亏陆观年及时出面阻止,将韦衙内带入秘阁。至于小景,她情况特殊所以不用经受任何考核。陆观年有意将元仲辛安排在第七斋,元仲辛不同意,可陆观年却心意已决,他告诉元仲辛,秘阁中人的首要任务便是维护和平稳定,他带着元仲辛与赵简来到第七斋的庭院,称日后的一切吃穿用度,他们都需要自己解决。

    大宋少年志第6集剧情介绍

      

      七斋学员在讲堂里会集,元仲辛问起了小景的身份,陆观年称小景以前是渤海堤成员,如今是宋人,她因对朝廷有贡献而特许进入秘阁。知道小景的身份后,元仲辛当场提起了薛映的身份,他经过细腻的观察早已经知道了薛映是乡兵,元仲辛所知道的赵简都早已经知道,可她并没有提起此事,为的就是不愿意让薛映难堪。陆观年认为元仲辛虽极其聪明,可却不如赵简。正在这时,小景的呼救声传来,她背着魂不守舍的韦衙内回到七斋,看到韦衙内的情况,赵简便知道韦衙内是遇到了三斋的付青鱼,付青鱼虽是秘阁第一美人,艳压群芳,却是一位男人,韦衙内必是被付青鱼吓到。听到了赵简的话,元仲辛恶剧心起,捉弄起了韦衙内。

      陆观年准备将一项重要任务交给第七斋,任务开始前他会安排三位老师给他们加紧上课,三门课分别是追踪、武艺和秘道秘闻,上课之前他们必须要选出一位斋长,由斋长来主导着斋内的成员。斋长之位须由斋内成员投票决定,韦衙内与赵简都有意竞争斋长,韦衙内以钱财拉拢着元仲辛,而赵简不仅拉拢了小景,更是拉拢了薛映。

      次日,赵简与韦衙内、王宽三人竞争起了斋长之位,小景将票投给了王宽。原来,王宽昨晚便找上了小景,他提起赵简跟元仲辛之间的不和,若是他们两人当上了斋长,必定会争对另一个人,所以为了避免这个情况,斋长之位只能由他或者小景来当任。小景若是不愿意当任斋长,他希望小景能将票投给他,小景答应了王宽。三人的票数同票,陆观年无法选出斋长,只好决定换个方法选斋长。从今日开始的五日课程中,第七斋的所有人员都将由接下来的三位老师评选,选出一位成员当任斋长。

      第一堂课是黑道秘闻,由老贼来教学,老贼简单教过一些刺面知识后就将他们赶至院里,教导追踪术的老师正在院中等着他们。所有人前往院内,昔日的信安军岳军校前来见过六人,他给出的第一个任务便是要求六人能在院中碰到他。岳军校的身手极快,他轻如鸿雁,四人齐上都无法抓到岳军校,元仲辛决定出其不意地用沙子洒向岳军校,让沙子碰到岳军校,可岳军校身上根本就没有沾上半点灰尘。赵简不信岳军校的话,她要求岳军校给她检查,岳军校答应了赵简,赵简双手触碰到了岳军校,轻松地赢下这个任务。之后,岳军校与老贼分别训练着这六人,元仲辛意外地发觉薛映根本看不懂字,他在夜晚与王宽闲聊之时故意奚落起了薛映。殊不知,薛映正站在二人身后,他听到了元仲辛对他的奚落,怒气冲冲地走上前,用刀将元仲辛手中的苹果一分而二。

      梁竹受陆观年所托,前来教授第七斋成员武艺。原来,陆承观年早先便在街上找到了喝得烂醉如泥的梁竹,他请梁竹前来教学院成员武艺,其中包括王仲辛,他不管梁竹对元仲辛用了什么教学方法,只要元仲辛不死不残即可。梁竹简单介绍过了自己便开始教学,他直入主题准备实战教学,故让元仲辛与他单打独斗。梁竹以教学之名将元仲辛往死里打,元仲辛身负重伤,王宽上前护下元仲辛,认为实力相差过大的教学毫无意义。梁竹听了王宽的话,决定让斋内成员相互切磋,他点名挑中了薛映,让重伤的元仲辛对战薛映。薛映实力深厚,稳占一个狠字,元仲辛从一开始便选错了稳守之法,之后的几次反击又慢了一步,被薛映打趴在地,梁竹断定元仲辛败局已定。

      元仲辛被薛晕打昏迷,他醒来发现赵简守在他身旁,赵简称元仲辛已经躺了一天一夜。赵简不愿意照顾元仲辛,却无奈奉了陆观年的命令,陆观年希望他们能缓和关系,将来才能一同出生入死。元仲辛与赵简谈起话来,赵简提起自己留在秘阁的原因,她想要为她自己而活,全天下能让女子入学的只有秘阁,故她会为了留在秘阁而不顾一切,她希望元仲辛能够不要阻碍到她的道路。

    网络微评
    ? ?
  • 中粮地产发行股份购买大悦城股份及募资事宜获国资委批复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8-17
  • 大力开掘传世古文字资料的时代价值 2019-08-17
  • 梦参老和尚:相信众生都可度 只是我的德不够 2019-08-16
  • 对毒跑道不能一铲了之 2019-08-15
  • 山西汾酒围城之困:产品线过多走防御路线 安于一隅 2019-08-14
  • 什么是幸福 ——“幸福死了”与“健康长寿” 2019-08-09
  • 督导组进驻河北6市!扫黑除恶可电话举报 2019-08-08
  • 通俄门调查:美联邦调查局官员称愿赴国会作证 2019-08-08
  • 支持创新企业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 证监会发布四项相关文件 2019-08-07
  • 中共中央组织部“12380”举报网站 2019-08-07
  • 六一儿童节 盘点小朋友爱玩的“爆款”游戏 2019-08-04
  • 工业+健康,富士康举办万象智联健康论坛 2019-08-01
  • 实用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07-24
  • 新华网评:凝聚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强大合力 2019-07-24
  • 鄱阳湖上的江豚“保镖” 2019-07-22
  • 61浙江体育彩票走势图 五分时时彩基本走势图 最精准20选5 重庆时时官方平台 南粤彩票三十六选七 福建麻将怎么玩 广东麻将技巧 青海十一选五彩票控 浙江快乐12奖走势图 澳洲快乐8开奖结果